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史上第一炸鼎丹修

第一百一十章 完结(1/4)

目录

棋圣带着新帝的旨意和支援踏入北定关那天,凌嫣与棋圣的会谈不欢而散,棋圣固守城池,而凌嫣主张主动出击。而北周傅玟帝高调复出,愿以举国之力,铲灭魔族,报长镇楼之仇。凌嫣与傅玟帝不谋而合,两军双线出击,一路斩杀魔族,深入魔族腹地。

魔族腹地干旱无雨,寸草不生,狂风大作,黄沙漫天,刺骨的魔息随着风沙扑打在人们身上,身体上的寒冷与不适仿佛深入骨髓,激发心底的不安和惶恐。

行军到此绝处,战意满满的军伍有些打退堂鼓,现在这支疲惫之师,只撑得起最后一战。

突然周围的黄沙乍起,逐渐凝成一股漩涡,漩涡之中隐隐的黑影骤然出现。

“魔君!”傅玟帝最先认出这异象的根源,下达紧急军令,让全军备战。

失去魏潜的躯体,魔君像一种蒸汽和影子,没有人能重伤他,可他却保留着魔族最后吞噬的本能,那风中得漩涡犹如张开的大口,不断有士卒人仰马翻,被风沙裹挟着拖入漩涡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恐慌犹如瘟疫一般横行,只听见风中裹挟着的嘶哑的笑声,仿佛四面八方灌入众人的耳中。

“魔是除不净的。”那笑声说道,“哪怕人族现在占着上风,你们也除不净我们。我们会蛰伏,我们会再次兴起,我们会一次一次冲击你们看似坚不可摧的关卡。你们败不起,但我们可以输无数次,只要赢一次,我们就是最后的赢家。”

凌嫣眯着眼盯着那一团不成实体的黑影,手中的风火棍再耍的虎虎生威,也毫无用处,挫败感和荒唐感油然而生,竟然第一次生出不战而退的心思。

傅玟帝在这一片哀声当中丝毫不退,她迎着仿佛人力不可战胜的魔君,从容说道“魔君倒是信心满满。魔君蛰伏的这一觉睡得够长,连为萧乾帝卖了近十年命也不知,好不容易借着魏潜的躯壳从蛰伏当中醒过来,又被南陈诸位圣人逼得失去肉身,现在空留威胁又有什么用?我人族何必时时与你魔族交锋,只要逼得你魔君永远蛰伏,所谓输不起,根本无从谈起!”

魔君被傅玟帝的狂言吸引,那漩涡转向傅玟帝,诡异的声音提高了两度,达到折磨人耳的程度。

“你是求来女娲转世的人族君主。”那声音不似询问,只是陈述,“你本来是有大气运的,天下都该落入是你瓠中,可你偏偏用这份气运去求来不复当年的女娲转世,所以这天下之主的位置与你无缘了。如果没有她,不会有雁山一战,更不会有南北失调,难道你不怨吗?”

魔君这话信息量极大,唬的身后追随的人都吸了一口凉气,北周少量知道内情的人,他们的目光飘向薛栗身旁的二殿下,一种微妙的情绪在人心中升起。

“如果”是一种最没用而又最诱人的假设……

魔君得反间计简单粗暴,却不得不说好用得很。徐愿感知到身上愿力的聚散,进而敏锐地察觉到人心的向背,她不怨盲从的愚人,只是郑渊与紫珞白泽来的晚了些,不能在愿力全胜之时动手。

傅玟帝丝毫不退缩而反讽道“魔族那套攻心的手段对我无用,我从来不信气运,不信愿力,我只信我命由我,事在人为。雁山一战,怨萧乾帝心怀鬼胎,怨北周神兽叛主,更怨我北周实力不足,绝对怨不得我二女为国尽忠。”

傅玟帝这振聋发聩的话唤醒不少迷失的心神,仿佛一剂强心剂注入徐愿身上,强大而存粹的愿力在徐愿全身周转。这份信任让徐愿无以为报,一种直觉在她耳边叫嚣着,就是时候了,就是现在。

魔君不愈与他不能诱惑的硬骨头多废话,一阵狂风伴随着一道如长舌一般的魔息冲向傅玟帝,傅玟帝周边的护卫拼命去挡,但却像保龄球一般要么被撞飞,要么被拦腰截断。傅玟帝不躲不避,手中的刀锋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,然而只见一道雪亮的光闪过,随后一声洪钟一般巨

本章未完,下一页继续

书页 目录
好书推荐: 星星一样的爱情 重生归来之余生皆你 拐个神君回魔界 呆萌女佣遇上傲慢先生 我家仙君甜又暖 废柴宅女俊王爷 王妃总想去打劫 炼金手记 千金为引 大宋混世魔王